以朱力安的閱歷,他恐怕不會知道,一些人的權力就有這麼神奇的魔力,經它一摻和,很多事就變了味,哪怕好的也會不好,哪怕不好的也會變好。
  誰把縣委書記哄上了演奏臺
  因為法國大提琴手朱力安近日的一則微博,往事重提,把四川南部縣縣委書記何修禮給“爆紅”了——何的二胡演奏簡直是“糟踐耳朵”,“公園裡拉二胡的大爺都比他強”。為此南部縣委宣傳部回應,視頻中的演奏會發生在2012年12月27日,是縣裡組織的新年音樂會,何修禮已經知道此事,認為網友“說好說不好都可以”。
  朱力安比較擅長的是大提琴,一個拉大提琴的對拉二胡的指指點點,拉二胡的是很難信服的。但音樂是共通的,就像二胡跟大提琴比,雖然少了幾根弦,但二胡拉的《二泉映月》,大家都說好,這也許是大提琴做不到的。簡單的樂器如葫蘆絲或者苗族大哥口中的一片樹葉,一樣能吹奏出優美的旋律,音樂是能超越國別和民族,成為大家共通的語言的。
  不管是西方的大提琴還是東方的二胡,只要它是為音樂而存在的,旋律都很重要,節奏也很重要,如果既沒有旋律也沒有節奏,那也不能怪別人把它聽成拉風箱了。說實話,很多人確實沒有聽出何書記這二胡拉得有多高超,相反,都有一種想摔了那把二胡的感覺。
  這就奇怪了,為什麼人家聽得出來,而把他哄上臺的、盡心儘力為他伴奏的、鼓掌叫好的那些人聽不出來呢?還是聽出來了裝糊塗?書記本人不清楚不奇怪,清楚的話他就不可能貿然登臺,那有人是出於什麼目的看著他落人口實呢?
  在縣新年音樂會上,領導上臺助助興,也是與民同樂。但是讓一個幾十號人的專業交響樂團陪拉,你就不能拿一個小孩子的玩意湊數。這個道理想來書記也是懂的。在縣委書記上臺之前,也許有一齣三顧茅廬的好戲,那麼是誰把書記哄上了演奏臺,讓書記有這麼大的自信心,敢在大眾面前獻一回“醜”?是不是有這種可能:好話聽多了就失去了分辨能力,在眾口一詞的溢美聲中,意志再堅定的半吊子最後也難保不會給忽悠成了二愣子?
  音樂這種事也講天分,有些人五音不全,腦袋里天生少根弦,但一樣能唱得津津有味,因為在他眼裡,那就是好的。可是旁人明明聽出好歹來了卻不言語,相反還慫恿別人犯錯,居心就有點叵測了。書記拉的這二胡,我相信有人會由衷叫好,但我也一樣相信,有人會由衷地叫不好,而且比例還不小。那麼這幫人又為什麼不吭聲呢?大概都以為不會被戳破,好歹會給一點面子,一個縣委書記說不上是什麼大官,但他可以“舉全縣之力”。哪怕落不得什麼好,總比讓書記下不了臺好。所以書記至今仍很淡定,“說好說不好都可以”。反正,這麼大個交響樂團已經陪他隆重上演了一曲。只有老外,就像皇帝新裝里的半路跳將出來的小男孩,嘴巴沒門給說了出來。
  看來,朱力安最終還是證明瞭自己對中國文化的一知半解,這點把戲都看不懂。那麼,原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年年橫渡珠江年年拿第一的事,他更加不懂了。萬慶良不拿第一,別人怎麼敢拿第二?要是說書記的二胡拉得不好,你這不是自找沒趣嗎?以朱力安的閱歷,他恐怕不會知道,一些人的權力就有這麼神奇的魔力,經它一摻和,很多事就變了味,哪怕好的也會不好,哪怕不好的也會變好。
  (原標題:誰把縣委書記哄上了演奏臺)
創作者介紹

Juicy

yc91yck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