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社“雪龍”號1月7日電(記者 張建松)7日,期盼已久的西風終於吹到“雪龍”號所在海域,久違的陽光照耀著白色冰面。在被冰包圍的狹窄空間,“雪龍”號緩緩地倒車、加速、前進、破冰、轉向,小心翼翼地循環往複,百折不撓,努力掉轉船頭。
 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白色堅冰。“雪龍”號船尾的地平線盡頭,白色的天空下有一抹淡藍色,那裡就是清水區。看上去近在咫尺的距離,只因“雪龍”號難以轉向而顯得十分遙遠。
  駕駛台的氣氛緊張。消瘦的“雪龍”號船長王建忠戴著墨鏡,一會兒在左舷窗向後觀察冰面情況,一會兒又跑到右舷。一邊觀察,一邊指揮值班船員操舵。連日來的夜以繼日,使他看上去很憔悴,但精神飽滿。
  “雪龍”號第二船長趙炎平、政委王碩仁以及中國第30次南極科學考察隊領隊劉順林、大洋隊隊長矯玉田、維多利亞隊隊長查恩來等人,都在窗口密切觀察每一塊浮冰的位移。科考隊員陳虹也不時用激光測距儀進行精確測量。
  萬里之外,“雪龍”號的一舉一動受到國家海洋局“雪龍”號脫困應急小組的密切關註,要求船上每半個小時彙報一次情況,包括海冰、冰山狀況,“雪龍”號航向、破冰狀況以及當地海域的風向、風速、海流等氣象要素。
  連日來的東南風,將周圍的浮冰吹得密密實實地凍結在一起,大塊浮冰已經被編號。“雪龍”號像啃骨頭似的,一塊一塊地咬上去,一個角一個角地壓碎,頑強地擴大著自己的地盤。
  無奈浮冰太厚、冰上積雪太多,被“咬碎”的浮冰無處可去,只能淤積在狹小的航道中。在倒車的時候,“雪龍”號船尾擠壓著浮冰,發出巨大的聲響。船舷邊,還有許多小企鵝在好奇地觀望。
  與往日大刀闊斧破冰的景象不同,這次“雪龍”號破冰轉身小心翼翼。因為船頭不遠處就是一座冰山。看上去雖然不大,但冰山在海面下看不到的部分至少是海面上的六倍。稍不小心,船就會被冰山卡住。
  海冰猶如南極大陸跳動的“脈搏”,每年冬季生長、夏季消融,一日之內可變化數十公里。眼下正值南極大陸盛夏,海冰正處於消融期。7日下午,大家欣喜地觀察到,“雪龍”號船尾方向出現了兩個小小的“清水塘”,轉身後“雪龍”船頭方向正對著其中一個,現在是“雪龍”號破冰突圍的關鍵時刻。  (原標題:第30次南極科考現場直擊:“雪龍”轉身 百折不撓)
創作者介紹

Juicy

yc91yck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